坚定秀水富民路 建设康美千岛湖 为争当全国践行“两山”理论标杆县而努力奋斗 | 传媒中心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首页>>新闻频道>>国内新闻>>时政要闻>>当前页
视频新闻

淳安新闻11月17日17
淳安新闻11月16日17
淳安新闻11月15日17
淳安新闻11月14日17
最新播报
·习总书记一再邀请他坐到自己身边,这位广东老人到底是谁?
·讲解细把脉 学习添干劲(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聚焦基层宣讲)——山东、广西、江苏、辽宁宣传..
·快报走进城市数据大脑 独家采访“交通小脑”项目试点负责人
·《瞭望》刊文 “全科优秀生”的杭州魅力 
·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发言摘编
·中国与世界共享发展机遇 
精彩专题
·淳安群众路线网
·淳安农村文化礼堂
·合力“五水共治”
·全力创建“无违建县”
·2014年淳安县两会
·2013杭州千岛湖秀水节
·金峰第五届乡村摄影节
论坛精贴
·会员“雨点”——高空悬挂物要定期检查
·会员“饮者”——公交车站台应该统一,不能厚此薄彼
·会员“过来看看再看看”——文明施工,让城市更美好
·会员“翔龙”——饭店的餐具卫生令人堪忧
·会员“水彩笔”——希望赋予街头电话亭新功能
·会员“清溪GeGe”——垃圾分类这个事,现在的情形相当可惜啊!
·会员“小点点”——建议加强对大型车进城的管理
·会员“一中”—— 说说“小绿”的修理与保养
放大 还原 缩小 | 搜索 | 打印 | 纠错 | 关闭 
一个浙中盆地的小村庄,为何成为中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的诞生地?“后陈经验”: 从治村之计到治国之策
(2017-07-17 07:25:39)

一个浙中盆地的小村庄,为何成为中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的诞生地?“后陈经验”: 从治村之计到治国之策

后陈新貌。张建成 摄

  浙江在线7月1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何晟 李晓鹏 黄葆青)下了金丽温高速,往武义县城方向开1公里,后陈村就到了。

  宽阔平整的村道,精心修葺的湖岸,一排排漂亮农家小楼间参差的水田和鱼塘,一派典型江南农村的模样。这似乎是个在浙江随处可见的富裕村庄。

  然而,平凡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不寻常的历史:13年前,为了化解村集体收入逐年猛增而村务管理却问题频发的困局,这里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与村委会并列的基层村务监督机构——后陈村村务监督委员会。

  让后陈村人惊喜的是,在监委会成立一年后,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深入到后陈村调研,并鼓励他们进一步深化和完善这一做法,为全省提供有益经验。他们更没想到,“治村之计”会上升为“治国之策”:2010年,全国人大修订《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时,作出了“村应当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或其他形式的村务监督机构”的规定,“后陈经验”遂成国家法度,后陈也与小岗一样,成了具有时代标志意义的村庄。

  钱怎么用,用了多少,每张发票清清楚楚

  今年梅汛雨不停歇,后陈村西边,村民洪孝广承包的9亩鱼塘上个月也被洪水冲垮了堤塘,养的鲫鱼几乎都逃光了。听我们提起村务监督委员会,洪孝广比划着修复如初的塘堰开了腔:“村里雇挖机来施工,村监委会的干部每天都在现场,干了多少时间,运来多少土方都一笔笔记下来。像这样的工程,以前少不了又要有人说干部在捞好处。但是现在,钱用在哪里用了多少,每张发票清清楚楚。我们放心,村干部也敢为我们做事情。”

  边上57岁的陈玉球憨厚地笑了,她今年5月15日刚当选后陈村第六届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在村口的公开栏里的收支账上,后陈6月份最大的单笔收入是厂房租金39.9万元,最小的一笔开支是几盏路灯的电费13.95元。其他大到老年食堂的菜金支出,小到买了几把扫帚,也都一一入账。

  “公开栏地方有限,只能公示账目。华数公司每个月都会把我们监委会审核过的发票传到机顶盒的‘互动点播’里,村民在家就可以看。”陈玉球说。

  逼出一个第三方监督组织

  十几年前的后陈村可不是这样。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高速公路、工业园区建设,村里1200余亩土地陆续被征用,征用款累计达1900余万元。当时由于村里重大决策不公开,村务不透明不规范,村民对村干部的信任危机与日俱增。

  2003年11月,时任武义县白洋街道工办副主任的胡文法“临危受命”,到后陈村兼任村支书。胡文法领着村干部和村民代表连续四天开会到深夜,最终达成共识,设立一个第三方监督组织——村财务监督小组。小组成员除分管纪检的支部委员和出纳外,由全体村民从非村两委成员直系亲属村民中选举三人组成,每月对村两委的财务支出进行审核公示。

  后陈的变化很快引起了街道党委和武义县委的注意,2004年2月,县纪委派出专题调研组进村,确定后陈村为村务监督改革试点村庄,拟出了《后陈村村务管理制度》和《后陈村村务监督制度》两项制度,并设置了村级监督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2004年6月18日,后陈村民主选举产生了首届村务监督委员会。至此,以“一个机构,两项制度”为代表的“后陈经验”基本成型。

  习近平的肯定,让我们吃了定心丸

  2005年6月17日,是让后陈人至今难忘的日子。这天,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来到后陈村调研。

  在时任村主任、现任村支书陈忠武的印象中,习书记身材魁梧,平易近人。“我说,没有监委会前,大伙对村干部不信任,干部做不做事都得罪人;有了监委会,百姓对我们的态度完全变了,盼着我们多干事。”

  最让陈忠武他们激动的是,习近平说,后陈的村务公开民主管理工作,他一直关注着,这是农村基层民主的有益探索,方向肯定是正确的。

  “当时其他村的村干部都在骂我,好端端搞一个‘第三委’出来,还要不要做事了?但是他说了这个话,就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才能大胆地走下去。” 陈忠武说。

  村里的钱和家里的钱一样,都要精打细算

  370户人家的后陈村,紧临武义县经济开发区,2016年村集体收入达410余万元,在当地是不折不扣的富裕村。但在武义的各类市场上,后陈村的干部却是让老板们头疼的人。

  去年,后陈村造旧村改造的安置房,请数字电视公司铺设基础工程。验收通过后,对方拿着7.2万元的工程决算来结账,但是村监委会提出,报价偏高。经过专业公司审计,最终将金额压到了5.5万元。

  这笔钱,直到我们来的这天上午,后陈村村务监督委员会才盖章通过。“村里的钱和家里的钱是一个理,每笔都要精打细算,否则浪一浪就不够用了。”村监委会主任陈玉球说。

  但是在村庄建设和村民福利上,后陈村却一点也不“抠”。七八年间,村里的旧村改造已经基本完成,全村103位70岁以上老人可以在村老年食堂免费吃饭,每天两餐。村干部们经常调解的矛盾,也从村两委与村民间的矛盾,变成了老人们口味差异的矛盾。

  相比过去村支书和村主任“一句话、一支笔”的时候,如今村干部的权力似乎小了许多。但是陈忠武和村主任陈跃富却都对记者表示,现在当干部很轻松,很“通气”。

  “以前哪怕自己堂堂正正,很多事别人就是不理解。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大伙都笑着和我打招呼。”陈忠武说。

  记者手记

  在后陈,所闻所睹,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个著名的村庄——安徽小岗。1978年一个干冷的寒夜,小岗18户农民秘密决定把地分了,单干……当年这大逆不道的举动,稍后即被中国农业问题权威杜润生喻为“推动制度变迁的力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遂成中国基本国策。

  不管中国遇到什么困难,要解决什么问题,首先自发应对的,总是身在其中的实践者。但正如经济学家周其仁所说,真正有挑战性的,是这些分散的、自发的、零碎的努力如何汇聚起来,集中成为政策和制度。否则,底层自发的改革常常自生自灭,难以成为制度变革的伟大力量。

  因此,在后陈村出于村庄治理的需要而催生出了这一制度后,武义县委的重视和推动就显得尤为幸运和重要。而随后来自高层对其的进一步肯定,终于让“后陈经验”这朵民主之花开遍了中国大地。

  什么是改革?某种意义上来说,改革就是把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合法化。后陈村的故事,也因此蕴含了这个国家生生不息的内在逻辑和力量源泉。

  来源: 浙江在线

千岛湖新闻网 责任编辑:徐满萍



凡注明“千岛湖新闻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未经允许非法转载 责任自负
 
相关报道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价目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浙新办[2005]20号 浙ICP备05073341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杭工商淳广许2004001
淳安县千岛湖传媒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网络广告 0571-64831301

杭州网·千岛湖网 网络支持: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