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秀水富民路 建设康美千岛湖 为争当全国践行“两山”理论标杆县而努力奋斗 | 传媒中心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天气预报


启功大师书法作品


启功大师书法作品


启功大师书法作品

杭州网
浙江在线
新浪网
中国书画网
浙江美术在线

首页>>睦州文苑>>原创佳作>>散文>>当前页
水碓磨坊
(2017-02-21)

水碓磨坊

  水碓磨坊,作为一种原始的粮食加工作坊,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并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近年来,乡村游,农家乐逐渐风行,随处可见的水碓磨坊模型,此景此情,又勾起了我并不遥远的回忆。

  老村的水碓磨坊位于村后武强溪畔,一间简易半敞的瓦房边,立着一个不停旋转的巨型水轮。四把石碓、一副石磨、一副“箩腔”、一个风车,便是这里的全部家当。一座横亘于武强溪里的堰坝,把源源不断的水流引向了村边的小溪,为水碓的动力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印象中的水碓磨坊总是那样繁忙,冗杂的声音没日没夜地回荡在这简陋的磨坊上空。哗啦啦倾泻而下的河水有力地冲击着硕大的水轮,水轮带动着转轴飞快地旋转,转轴上安装的拨板有规律地拨打着碓杆,就像小孩玩的翘翘板,这头下,那头上,这一下一上的,碓头便把碓臼里的东西给捣碎了。

  通常农户舂的除了有部分是猪饲料以外,主要是稻谷。稻谷舂到一定程度,有一部分已经糠与米分离了,便把碓臼里的半成品全部扒上来,用筛子筛过,米留下,把未舂好的稻谷重新放入碓臼,反复数次,直至从碓臼里扒上来的稻谷基本上都舂成米了,便全部扒上来过筛,筛好以后,上风车扇两遍,直至糠与米完全分离。

  风车的零部件结构非常考究,不能马虎,否则,分流出来的是混合物,糠中有米,米中有糠。好的师傅制作出来的风车摇起来很轻,从风车肚里传来咚、咚、咚很有节奏的轻微节拍声,听起来很舒服,分流出来的米是米,糠是糠,没有半点含糊。

  水轮转轴的另一端连着磨盘,传动部位用青钢木制成齿轮状。水源充足的季节,可以舂米和磨粉同时进行。干旱季节则要分开,什么要紧,便先加工什么。

  磨盘有圆桌那么大,可以加工小麦、玉米等粮食。只要把需加工的粮食往磨盘上一放,随着磨盘转动而带来的轻微抖动,小麦粒或玉米粒便会自动掉入磨盘孔中,粉从磨盘底下出来以后是半成品,要过筛,这筛子不同于我们常见的用手掌握的圆形筛子,它是一个有卧室门大小呈长方形的木框,装上40-50目左右的筛子,称之为“箩腔”,把筛粉的过程称之为“打箩腔”。

  “打箩腔”用脚控制,“箩腔”由一个箱式木框和一个筛子组成,筛子筛下的粉正好落在下面的箱式木框里,不会四散开去,便于收拾。筛子的一头用绳子悬空挂在箱式木框上面的横档上,一头连接用脚控制的机关,操作时,手扶着木框架子上的横档以保持身体平衡,脚则用于控制箩腔的踏板,随着脚踏板前后摇晃的振动,箩腔便随着振动的节奏开始筛粉。

  打箩腔也是一门简单的技术活,内行一听你打箩腔时发出的节奏声,便知你是老手还是新手。老手操作时,会把箩腔里的半成品粉摊得很均匀,这样,就加快了筛粉的速度;新手打箩腔时总是会不听使唤地会把粉弄成一堆,筛也筛不下去。这一切都要双脚配合控制脚踏板的节奏,老手在操作时,脚踏板前后摇晃,“箩腔”框与木框横档撞击,便会发出踏、踏、踏、踢踏踏,踢踏踏,踢踏踢踏踢踏踏,踏,踏……这样一连串有节奏的声音,虽噪,但不烦人。而一连串踏、踏、踏的声音,是退出麸皮的节奏,麸皮退出以后,重新上磨盘磨制,如此反复几次,一箩筐飘着纯天然麦香的新觧面粉便呈现在你面前。(余书旗)


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徐丽 徐满萍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价目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浙新办[2005]20号 浙ICP备05073341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杭工商淳广许2004001
淳安县千岛湖传媒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网络广告 0571-64831301

杭州网·千岛湖网 网络支持: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