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创佳作 > 散文
难忘那次午餐
发布时间:2018-09-10 09:32:17

胡剑英

  开学了,儿子饭卡需要充值。我问他,学校饭菜是否卫生、营养、可口?儿子点点头,好奇地问我:爸爸,你读书时也在学校食堂吃吧?味道怎么样?

  我笑笑,“那时爸是走读生,中午回家吃饭的。青菜、豆腐、白米饭,猪肉都吃得少。不过有次在学校尝到了美味,至今难忘……”

  要吃饭了,我和姐姐将四方木桌抬到厨房中央,又忙着盛饭,上菜。我扭头看看家里座钟,准时扭开收音机,听评书《说岳全传》。岳母刺字,枪挑小梁王,高宠挑滑车……故事很精彩,田兰芳老师也说得生动至极。父亲和我一样喜欢听。

  那天不知怎的,收音机信号好弱,我调来调去,竟把它调成了哑巴。我偷看一眼默默坐在堂屋门槛上吸烟的父亲,生怕他发现后打我,我借口上厕所溜了出去……

  学校里静悄悄的,我是第一个打扰它午睡的人。围墙那边几棵大樟树探头探脑,知了得意地乱喊乱叫,其实它知道发生了什么呀?

  我进入教室,闷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又怕又饿,不觉低声呜咽起来。这时候,门被推开了,班主任李老师走到我面前。

  “孩子,你怎么哭脸啊?怎么这么早就来学校了?”

  我不回答,哭出声来。

  李老师不再多问,把我拉到她挨着教室的小屋,为我热了饭菜,轻言要我吃,千万别饿着。见我大口大口地吃,她慈祥地笑了,“我怎么知道你没吃中饭?你肚子咕咕叫,出卖了你。别哭啦,眼泪落入碗里,饭菜会很咸的。”

  不久,姐姐送来饭菜,并带来了好消息:收音机让父亲摆弄好了。李老师说,原来如此,回去和你父亲认个错就是了,你爱听评书,对写作文蛮有好处。

  突然学校里闯进几个菜农,向老师们告状,有几个孩子偷摘他们的蕃茄和黄瓜,家里没饭吃吗?偷吃还是小事,有的瓜果打了农药,孩子出事了咋办?谁来负责?

  李老师望向我,我迎着她的目光。中午返回学校,经过那片菜园时,饥肠辘辘的我咽下口水,忍住没伸出小手。“从小偷针,长大偷金!”李老师这样教育过我们。

  现在我已不记得那天中午在李老师屋里吃了什么,李老师的容颜也变得模糊了。我对儿子说,这是我难忘的午餐,她是我铭记脑海的老师。

千岛湖新闻网 编辑:徐丽 邹楚环

掌上千岛湖

掌上千岛湖

微千岛湖

微千岛湖

淳安发布

淳安发布

千岛湖新闻三分钟语音版

千岛湖新闻
三分钟语音版

千岛GO购

千岛GO购

媒美购

媒美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