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乡镇在线 > 姜家镇 > 走进姜家 > 美味特产
那水,那鱼
发布时间:2008-11-28

  五一期间,我那阔别多年的师兄携友游览千岛湖,又特意到姜家看望我。有朋自远方来,真亦乐乎!我便在街头小店为他们接风洗尘。

  一落座,师兄就夸我福气好,能工作和生活在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我淡然一笑。在吃到清炖鲢鱼头后,我那师兄竟激动地站了起来,动情地说:“你太有福啦!我从杭州一路吃过来,同样的鱼,就这里的再鲜嫩?”我诡笑道:“先慢慢享用,还有呢!”接着,豆腐煮黄刺鱼、腊肉炖石斑鱼干,一道道上来……

  饭毕,我们从郁川街漫步到码头。在清风明月下,师兄非要我说说姜家的鱼味为何这么鲜美。我调侃道:“你最忌讳别人骂你是什么?”他先是一愣。我低声提示着:“大成至圣先师是不允吾辈背后论其身世的,而我们这里的鱼却都喜欢姓‘野’。”师兄恍然大悟:“原来是野生的!”引得一班好友捧腹。

  我们来到码头,已是朗月当空,清影沉璧。千岛湖水如玉盘不时被欢跃的鱼儿荡破,又被皎洁的月色抚平。曲环的湖岸上,这一拔,那一拔的是忘归的垂钓者,静静地等待着鱼儿上钩,不时呈现“一提一晃跳芙蓉”的景象。

  在眼前的美景中,朋友们向我打听着姜家的鱼。

  好水养好鱼。姜家是一方不染纤尘的天地,四季如黛的崇山峻岭掩映着千沟万壑。淙淙山泉感动着无忧无虑的鱼儿,它们从歙岭的郁溪之源结成涓涓细流缓缓而出,沿途不停接纳无数同样被感动的山涧,一路欢歌笑语,直达古狮城。我指了指眼前的湖面,其下正是郁溪故河道所在。朋友们已脱了鞋袜,情不自襟地淌入浅水之中,感觉时不时被几条小鱼啄着脚丫。师兄感慨道:“这里的水真好,这里的鱼真多”!

  我问他朱熹的《题方塘诗》怎么样?那可是写水的千古绝唱呢!他写的就是你脚下的水。何以见得?这水就是从朱熹当年题诗处流出来的,这题诗处就是郁溪上游瀛山书院傍的半亩方塘。“哇!”难怪呢!

  月光下,八百多年前的吟唱似乎又冥冥而响:“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惟有源头活水来”!

  千岛湖形成,姜家一带广袤的平丘和交错的溪壑都成了现在的港湾浅滩,使这里成了千岛湖野生鱼(有机鱼)生存的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加之又有上游郁溪、龙溪、玉溪等源头活水源远不断地流来。因而,姜家一带,岸上是鸟儿的天堂,水下是鱼儿的乐园。

  我说,请闭上眼睛,现在带你到姜家各在去看看。你沿着郁川溪溯源而上,入湖口有撑着船放网的渔民;急水滩上有撒网的农夫;河叉水边有捞虾的农妇;山坞水涧里走出了三五成群手提石蟹的小孩;村边一方方鱼塘里养着外销的鲈鱼、�鱼、胡子鲶等客鱼;一座如巨大无比灵动鲜活的翡翠玉会让你倾倒,那就是瀛山,就是朱熹讲学、作诗的地方,那从方塘流出的瀛溪与郁溪交会之处有一圣潭,会突然游出几条蛙蛙鱼让你回不过神来;你跳下水潭洗个澡,全身都会被小鱼吻个遍的。在河埠头濯足上岸,猛然间,你会踩错石头,脚下正踩着一只鳖呢……

  月光闪烁,斜射到我们脸上;凉风习习,吹拂着我们的衣裳。师兄和他的朋友忘记了旅途劳顿,非要我再说下去不可,好让他们不虚此行。我说干脆明天留一天,我带你们去见识见识。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在小吃店了酱煎小虾、干炒小鱼干、腐乳、冬酱,匆匆吃了早餐,就叫辆车前往玉泉溪。

  途经甘坞村时,我告诉师兄,这里曾经发现过两种鱼化石,是在1.37亿年前晚侏罗纪的沉积岩里的鱼。师兄兴奋不已:“那可是你们这里的鱼祖宗呢!”

  到了甘坞岭顶,坐在副驾驶位子的师兄突然看到对面飞流而下的灵岩瀑布,赶紧叫停。我却催促驾驶员别理他,他可要赶时间,这里就留作下次吧,师兄只得客随主便了。

  过了大约三分钟,我们下车走到一座古石拱桥下。1980年前,它曾是玉泉源里的村民进狮城、入姜家的必经之桥。只见清灵灵的溪水顺着几簇水草慢悠悠地流淌着。二、三寸长的鱼儿如梭子般在水里游戏着,乍一见人影,便贼似地钻进水草或石罅中。但还有虾一样的小鱼直围着我们的脚在转。不久,师兄看到几条石斑鱼从石坎里游了出来,他高兴得不得了:“这不就是昨晚吃过的那个……那个石斑鱼吗?”我点点头。又有几条七彩红�鱼正从草丛中游到我们身边,我们身子一晃动,它们又不见了踪迹。我们摸索着继续往深水潭里挪动,不料水底那数条鲶鱼和黄刺鱼在我们的惊扰下窜上了水面,引得朋友们手忙脚乱了起来,但一眨眼工夫,又不见了鱼的踪影。

  重新回到古桥下,我们找了几块平整的石头坐下。朋友们边看鱼边听我说我少年时代常常吃到半碗米饭半碗鳖肉的伙食;如何在大热天三五个玩伴追赶成群的浮�鱼、七彩红�鱼窜入草丛,在草丛中抓鱼,那七彩红�鱼与老石斑鱼(应该是雄性的)一样,居然同男人一样,嘴巴上长着突起的胡须;怎样在发大水的日子用自制的鱼杆和蚯蚓钓石斑鱼……

  石斑鱼身上起先是没有斑纹的。有说当年铁拐李过小溪时不小心,铁拐一伸,将藏匿在石头底下的鱼砸成了七段,铁拐李在奄奄一息的鱼身上抹上仙丹救鱼,当鱼活转过来时,那鱼身上就留下了六道黑黑的横纹。有说是明代才子唐伯虎有年路过本地,在姓章的秀才家得到热情款待。当吃到溪中现抓的甜甜嫩嫩的鱼儿时,无法分辨都是些什么鱼。在吃到特别鲜美的鱼儿时,要章秀才拿这种鱼来给他瞧瞧。秀才小心地从水缸里取出那鱼给唐伯虎。唐伯虎看看手中的鱼,瞅瞅缸中的鱼,也无法分清它们的种类。他灵机一动,随手抓住毛笔在那条鱼身上左右都画上六道横纹(取义六六大顺)。“以后我来时可以用这种鱼招待。”说罢,鱼跳到水缸里。奇怪的是那着墨的鱼竟然点墨不掉,完全成了灰黑相间的新品种。章秀才事后把这条奇鱼放到溪中。过了年把,溪中随处可见那可爱的石斑鱼。为此,唐伯虎后来还特意画了幅以石斑鱼为内容的画送给章秀才。

  八点多钟了,师兄忙召驾驶员上路。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到了镇上。鱼市人头攒动,还很热闹。师兄和他的朋友在七八斤重的鲢鱼前停了下来,真想带几条到城里去享用享用,但路上实在不方便带。转了一圈,师兄和他朋友还是很快找到了他们称心的野生鳖、野生鱼干、河虾干、石斑鱼干等。

  洪金标

乡镇概况

友情链接

千岛湖狮城博物馆

1959年,为了建造新安江水电站,淳安县和遂安县两座千年古城狮城和贺城,悄然沉入了碧波万顷的千岛湖底……

千岛湖龙川湾景区

景区位于千岛湖西南湖区,距千岛湖镇42公里。整个景区面积约2.31平方公里,大小岛屿环绕错落,港汊曲折迂回,形成了“湖中有岛,岛中有湖”的龙川胜景,是千岛湖中唯一的湖泊型湿地…>>更多